這才是對的!

評Luxman L-503s綜合擴大機賴英智

試聽搭配器材:

訊源:Pioneer DV-S9/Theta GⅤa,Naim NACD3唱盤。參考擴大機:Naim NAC92/Naim NAP90前後級,Luxman L-500綜合擴大機。喇叭:Naim Credo,Sonus Faber Guarneri Homage,Spendor 452。線材:Straight Wire Mastro、MIT MI-330E CVT、Ensemble、v.d.H MC Silver IT、Power Station、Power Source。

常看音響雜誌的讀者,會不會認為本地的廣告缺乏創意,缺少刺激購買的動力?一篇密密麻麻的圖片與文字甚至連留下深刻的印象都很難?至少我是這麼以為的。國外倒經常可以看到很好的創意出現,例如英國Naim就曾把它們的擴大機放到熱帶魚缸中,什麼文字都沒有,七彩神仙魚與綠色水草襯托著原本冰冷的機械,那份親近自然的感覺已經溢於言表。日本雜誌廣告除了美美的圖片之外,還有絞盡腦汁想出來的文句,看起來同樣賞心悅目,放大當海報掛在牆上一定很棒。翻閱早期的「Stereo Sound」,從當中就能發現一些例子:

「那是奇蹟,值得聽下去」 - Technics的Class AA擴大機廣告

「不動的放大器」 - 不動還能聽嗎?No - 這是Onkyo擴大機宣傳它們高剛性避震機箱與DD穩定電路時所用的宣傳用語。

「皇帝,以至高無上的權力去統治數位王國」、「聖母,理智的深愛,在那胸脯上的菱形與垂直」、「阿波羅,控制流利的躍動,纖細奔放的堅實」、「維納斯,數位轉換器清秀的、純潔的、豐滿的誕生」 - 以上是Yamaha旗艦「10000」系列產品推出時所作的廣告,總共有八頁,夠氣派吧?

「黎 - 升上至高」、「凜 - 在所有的瞬間」、「燦 - 不間斷、不沈澱」、「翔 - 控制空間」配上如畫的風景照片與象徵四季轉換的色調,你有衝動想看清楚這是什麼東西嗎?原來是Denon一整個系列的產品介紹,同樣是四個跨頁的大手筆。

仔細看看,上述的文案中找不到「最…」、「世界一流…」等等形容詞,甚至不必圖片,讀者都能被引領進入一個美妙的幻境中,難怪那麼多日本音響迷甘願被牽著鼻子走。那麼今天的主角Luxman,有過什麼吸引人的廣告嗎?有的,它們的標題是:「清楚聽見管絃樂團裡中提琴的聲音」。

您聽過中提琴的聲音嗎?

請恕我這麼說,台灣音響迷中,真的能夠從唱片裡清楚聽見中提琴聲音者,只怕不是很多(如果你可以,先恭喜了!)。高音太尖銳的、中音透明到嫌消瘦的、中低音共鳴不夠飽滿的、解析力不夠好的、音場空空的,大概都與音場正中間那薄薄一片,人數不多的中提琴無緣。現代管絃樂團的擺位方式是從指揮家史托科夫斯基開始的,小提琴在指揮家左邊,大提琴與低音在提琴在右邊,中提琴則在中間負責音色連貫的任務(歐洲一些樂團的擺位不太一樣)。在中提琴後面有木管組,音量很容易就蓋過中提琴,加上中提琴少有獨奏的機會,音色不突出,人數又少,不但錄音時容易忽略。重播時更是一大難題。不過我相信,能把管絃樂團中提琴清晰播放出來的器材,那才是對的!

中提琴的聲音長什麼樣子?推薦大家聽一張捷克Vars錄音,由Lubomr Maty擔任中提琴獨奏,與吉他一起演出古典小品的唱片「Pearls of Masters」(VA0029/韻順),全場幾乎都靠中提琴在發揮,你可以清楚知道它比小提琴稍暗,又沒有大提琴豐富共鳴的奇特個性。米契爾/美國國家管絃樂團推出的「管絃樂團樂器」唱片中(好像一直未見CD問世),推薦了一些中提琴的示範音樂,你不妨自己找來試試:英國作曲家布列頓的「青少年管弦樂入門」,中提琴負責第六段的變奏(通常這個錄音都有旁白解說)。柴可夫斯基的「斯拉夫進行曲」,有一段是中提琴奏出古老的塞比亞民謠,再由管弦樂合奏。華格納的「唐懷瑟」序曲,當中有一段中提琴演奏主旋律,小提琴以震音方式伴奏。高大宜的「哈利亞諾斯」組曲,當中「情歌」由中提琴拉出哀怨動聽的匈牙利古謠,並由長笛、單簧管與鋼片琴搭配。比才「阿萊城姑娘」第一組曲中的稍慢板,中提琴有美妙的演出。俄國近代作曲家易波里托夫.伊凡諾夫的「高加索素描」,其中「村落」一曲中提琴與英國管共同譜出一段牧歌般的二重奏。白遼士以協奏形式寫作的「哈洛德在義大利」,則是中提琴的經典名作。此外在奧芬巴哈歌劇「霍夫曼的故事」中的船歌、西貝流士管弦樂組曲「卡力拉」中的進行曲,也都能欣賞到中提琴的獨特音色。

事實上一般人聽不到中提琴的聲音並不以為意,他們願意付出很高的代價換取高貴的質感、飄逸的高頻、清澄如水的中頻,或者可以鼓動褲管的極低頻,那又何必在乎不特別重要的中提琴呢?從樂器來分析,中提琴的基音大概是在130-1,300Hz左右,這個頻段同時也是男高音、女低音、女高音、英國管、雙簧管、單簧管與小號等樂器最主要的基音分布區域。一套音響系統中可以清楚聽到中提琴,表示中音域飽滿而健康,明朗有活力,也就是多數樂器都能很真實的重現出來。要是這個頻段灰暗虛浮,稀疏鬆散,乾澀清瘦,連自然樂器的表達都有問題,那還談什麼「如臨現場」、「原音重現」呢?大抵上,中音要是不健康,儘管有巨幅的動態對比,有無盡的高低頻延伸,有鮮銳的定位與強烈的透明度,這套音響還是病了。

Luxman讓你聽到中提琴的聲音

心病要心藥醫,音響的中頻病了自然要從中頻著手,不過在現代音響美學的影響下,要找中頻飽滿的器材是越來越難了。通常中頻過於濃郁,還會被冠上「有鼻音」、「有遲滯感」、「不夠流暢」、「定位模糊」、「透視感不足」、「音像太大」…等負面評價。我們需要的藥方是希望有雄厚的中頻但又能保持清爽;有值得咀嚼的韻味但又平滑順暢;有結實的音像卻不失精準與開闊。在喇叭方面,平面振膜設計通常比較吃香,多單體比少單體好,三音路又比兩音路好。擴大機方面,Audio Research LS-5 MKⅡ/VT-150是我以為高價位產品中的首選推薦之一,不過能普天同慶者畢竟不多,中間價位帶以下,Luxman算是令人安心的良方。下面我們就來看看,Luxman如何讓你聽到中提琴聲音的。

聽過Luxman新一代的產品後,我可以肯定的說:它絕不是你所想像的「日本聲」。一般所謂的「日本聲」大概是高頻細細的、粉粉嫩嫩的,中頻乾淨的,音像凝聚的,低頻稍輕,音場表現很好,音色優雅得幾乎不食人間煙火。這樣的聲音有其優點,那就是很美、很精緻、很舒服,Accuphase之所以長期受歡迎,顯示同好不少。Luxman與其他日本擴大機最大的不同,是它具有濃厚的真空管味,聲底比較柔軟溫和,低頻比較寬大渾厚,中頻則更加飽滿可人。目前日本幾家大廠中,只剩Luxman與Marantz還在生產真空管機,Marantz是半路起家(現在的Marantz公司通通講日文),而Luxman才是輸出變壓器(1959年推出OY變壓器)與真空管機(1962年推出輸出14瓦的SQ5B擴大機)的老師傅,多年來公司歷經變革,對聲音的執著卻是一致的。從他們堅持採用木頭機箱或許可看出一些端倪。Luxman所用的機箱是以三片合板黏起來的,嚴格說起來並不牢固,也缺少避震功能,但因為有調音的作用,因此這個傳統就被保留下來,即使在最頂級的C-10/B-10前後級擴大機身上亦然。

新一代的Luxman器材

現在我常用Luxman L-500來推Sonus Faber Guarneri Homage喇叭,雖然這部綜合擴大機輸出功率不大(50瓦/8Ω),但重量超級的,聲音則是溫和陰柔的,這兩點的確很像真空管機。一年前試聽過L-507s、L-505s兩部綜合擴大機,以及附有HDCD解碼裝置的D-700s CD唱盤,當時就有一個感觸,Luxman在日本音響器材中與眾不同,有國際化的美學觀,也更接近我所喜歡的表現方式。另外在一位前輩那裡欣賞過D-700s加上輸出功率70瓦的L-505s推動一對美國喇叭,所費不多,但在十餘坪大的空間中,足足有百萬音響的架式與規模。最主要的是這套簡單的系統在眼前有整片弦樂展開,中提琴在音場前方的確清晰可聞,音色又軟又甜,光澤也漂亮極了。是調整擺位的關係?是錄音優秀的緣故?還是這些器材本來就不錯?都有可能。那對美國喇叭的中高音是以獨特大片塑膠振膜做360度發聲,開闊自然,不難推動,價錢也合適,過去台灣代理商從不推廣,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對了,好的中低頻,加上不太精雕細琢(相較於Accuphase來說)但很自然延伸的高頻,偏向暖調的音色,以及稍微柔軟的音質,正是Luxman把中提琴烘托出來的祕訣。你別誤會一定要大型喇叭才能聽見中提琴,當然大喇叭有更輕鬆,場面寬大等優點,只用L-503s搭配小喇叭,同樣也能在眼前出現一片「琴海」。即便是Guarneri Homage,在妥善的擺位情況下,欣賞芬奈爾/倫敦與伊士曼Pops管絃樂團演出的「古典音樂大流行」,不論羅西尼的「威廉泰爾」序曲,或者馬斯奈的芭蕾「領袖」,Mercury特有的粗壯厚重弦樂也都能聽得很過癮。我還以L-503s接駁過一對JBL喇叭,比起Naim擴大機似乎少了華麗與光彩,甚至高頻有點暗,幾個鐘頭下來,卻反而發現JBL容易出現的火氣整個不見了,小提琴變得溫暖圓滑,中提琴帶著木頭韻味,大提琴則更有力感,這一切加起來就是好聽的音樂。

Luxman綜合擴大機家族中最小的一員

身為Luxman綜合擴大機家族中最小的一員(Luxman另有低價位的音響,不在我們統計之列),L-503s可一點都不寒酸,除了把L-507s、L-505s身上的功率表省略之外,其餘構造大同小異。L-503s有一組MM唱頭輸入,高電平輸入中包含一組平衡式端子,有人認為平衡式輸入聲音有大幅進步,你可以自己試試。同樣的,L-503s也有Luxman家族一貫的貼心設計 - 電源極性檢測燈,插上電後用手指碰觸背板上的小鐵片,看看指示燈是否亮起,就可以知道極性對不對了。由於L-503s使用活動插座(過去的產品電源線是固定的),你可能要多試幾次,這些小地方正可看出Luxman的堅持。不過Luxman對喇叭端子的固執我卻有點意見,實在不太好用,大一些的Y型插都要靠邊站,香蕉插也使不上力,想來設計者大概認為裸線直入最好吧。

65瓦的輸出功率,L-503s每聲道用了一對日本製功率晶體,散熱片雖然在機箱內,但面積相當大,使用時絕對不怕中暑。以無氧銅繞製的EI變壓器,ELNA音響專用的電容器,Alps的電位器與波段開關,這些在日本高級擴大機中算是標準零件,比較不同的是Luxman線路Lay-Out很清爽漂亮,看不到左穿右繞的接線。不必訝異,包括SONY、Pioneer等高級擴大機在內,經常裡面都像蜘蛛網一樣,Luxman的成績幾乎可以和Accuphase看齊了。不過我抱起舊的L-500時赫然發現,50瓦的L-500居然比65瓦的L-503s重得多(會讓人以為它至少有150瓦),心裡不禁閃過一絲悵然。L-500聲音更為內斂保守,猜測可能與它所用的特大號電位器有關(不知道什麼牌子),新一代L-503s的通透度、高頻延伸都比以前更好了,唯獨暖意稍減,算是有得有失吧。

我很鼓勵小喇叭用家善用高低音調整鈕,直通鍵固然把音染降低,有些時候我寧可多一些色彩,會讓音樂更好聽。L-503s除了在100Hz與10KHz可以進行±10dB的增減調整外,響度開關在欣賞AV時尤其好用(100Hz增加7dB,10KHz增加5dB,播放音樂會造成太多失真),它會讓小喇叭整整膨脹一倍呢。L-503s有一個「Subsonic」按鍵,提供LP使用者濾除唱片極低頻雜音,平常時候你可以不理它。配合方便的遙控器,Luxman讓音響迷變成了懶人,把它放在不顯眼的地方,隨時發出美妙的聲音,這不是大家的期望嗎?

L-503s可不是軟腳蝦

先後用L-503s搭配Naim Credo、Sonus Faber Guarneri Homage與Spendor 452三對喇叭,它的推力不是巨無霸型的,與上一期試聽過的Sonus Faber Musica實力在伯仲之間。但因為L-503s電位器形式的關係,開到十點鐘位置音量就很嚇人了,反而L-500經常須在12鐘位置遊走,於是有L-503s功率強勁的錯覺。話說回來,L-503s也絕不是軟腳蝦,搭配Spendor 452時,它的力度比Audiolab 8000B Pro猶有勝之,用來欣賞電影「阿瑪迪斯」DVD中的歌劇片段,節奏緊奏,音色鮮明,動態從容,味道好極了。我以為Luxman表現出來的推力並非蠻牛型的,它是內功高手,能夠四兩撥千金,必要時提供持續不斷的暗勁。遇上不容易伺候的Sonus Faber Guarneri Homage,似乎有賓士的車殼裝上裕隆輪框的價值落差,實際上聲音表現卻出乎意料合適,也許個人口味比較重,我喜歡L-503s更甚於Sonus Faber Musica。一整套的Sonus Faber音響性令人滿意,而Luxman多帶來一些音樂的樂趣。

要證明擴大機是否趨近中性,除了更換喇叭外,還可以搭配不同音源,瞧瞧差異到底有多大。不論是SONY DVP-S7000 DVD、Naim NACD3唱盤或Theta G Va數類轉換器,透過L-503s都能輕易分辨,Luxman反應還蠻靈敏的。最驚奇的變化出現在Pioneer DV-S9 DVD身上,這部風雲超人氣DVD唱盤「號稱」有24Bit/96KHz的處理能力,的確我在它身上看到數位音響的未來。Chesky剛剛推出一張24Bit/96KHz的測試用DVD,收錄近幾年來Chesky錄音的精華,過去以16Bit/44.1KHz的CD格式出現,大家已經鼓掌叫好,你能想像訊息量暴增的情況嗎?日本Pioneer也推出包括男高音多明哥在皇家柯芬園劇院演出的多張24Bit/96KHz錄音DVD,整體音響效果還不到令人拍案叫絕的程度,Chesky可是妙極了。要充分發揮24Bit錄音的效果(理論上它有144dB的動態範圍),擴大機必須夠安靜,L-503s的S/N比也許不比上一些高價Hi-End器材,但從喇叭裡傾瀉出的微弱細節與浮動的空氣感,我已經感動得不得了。

音色豐富,聲音飽滿

再換上附有杜比AC-3編碼的「DVD Music Breakthrough」(Delos),固然在杜比AC-3或杜比Pro-Logic系統才能把前後包圍感重現出來,Luxman L-503s的豐富音色卻遠遠超過一般AV擴大機。其實喇叭擺位得宜,用兩隻喇叭來欣賞多聲道錄音,也能獲得相當滿足。Delos的錄音從小聲到大聲對比很大,例如第六首白遼士「安魂曲」中的管風琴肆虐,又沈又長的聲響會使頭皮發麻,也會使內涵不佳的擴大機喘不過氣來,L-503s沒有問題過關。第一首Korngold的「The Sea Hawk」電影配樂,嘹亮銅管也是難題,夾雜著定音鼓擂鳴,我們希望長號潑辣卻不尖銳,虎虎生風又能形體飽滿,L-503s也都做到了。播放號稱高解析度的XRCD(FIM 018,三盲鼠精選第二集),L-503s把特有的近距離錄音質感表現得張力緊密,爵士鼓衝擊性強,貝斯的彈撥Q軟不潰散,吉他顆粒飽滿渾圓,鈸聲清脆乾淨有空氣感,加上一些撒嬌的表情,再一次讓人想起Luxman的SQ-38真空管機。

中低頻飽滿,表現人聲絕不會差。香港製作人兼錄音師Vili新推出的「Soul Rose」(TBM AX-SR03/天碟),只用一把吉他伴奏,女歌手像是坐在眼前輕唱情歌,定位與形體感十分逼真。L-503s不若參考機Naim那麼的沈穩,也缺少L-500那樣的柔情,不過細節豐富,人聲的比例與肉感很好,音像刻畫明確,質感則清爽宜人,氣氛相當不錯。今年是作曲家蓋西文的百歲冥誕,音樂界趁機造勢慶祝,聽聽馬捷爾/克里夫蘭交響樂團多年前錄製的蓋西文歌劇「乞丐與蕩婦」(Decca 414559-2),L-503s的厚實色彩根本不像一台綜合擴大機。眩目的管弦樂,舞台上歌者的移動高唱,音場既大且深,都讓人訝異它只賣這樣的價錢。同樣是克里夫蘭交響樂團的演出,塞爾指揮的布拉姆斯交響曲全集(SONY SB3K 48398),L-503s把弦樂的細膩質感與量感表現得滑嫩可口,老錄音特有的騷騷表情洋溢,光是弦樂一項,Luxman就能超越許多競爭對手。

Hi-Fi音響的精神真髓

在聲音表現之外,Luxman還有一個賣點:經久耐用,不退流行。從日本雜誌中常常見到音響迷還使用多年前的老Lux,除了懷舊之情,那份討喜的音樂表現才是致命吸引力吧。「Stereo Sound」中有另一則廣告,說明Hi-Fi的真髓,我就以它為結語,送給對Luxman產生共鳴的人吧。

「提起迷戀音樂,就如同提起迷戀人。若只是讀音符來演奏曲調,只用機器就能做到。如果又哭又喜的來表現音樂,只有人才能做到。連音樂家深奧表現力也可以成為作為訊息表現出來,我希望盡量靠近它,那就是Hi-Fi﹗

有了音樂,生活便增添色彩。在自己去世之後,也要留下和生存時一樣能唱能聽的歌曲,將代替自己而繼續生存的音樂繼續創作下去。要是音樂有人生,我願意到那裡重生,那就是真正的Hi-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