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聲難得幾回聞
徐國昌巧遇JBL Hartsfield
賴英智

<圖>Hartsfield喇叭暫居的空間幾乎沒有處理,四壁空蕩蕩的,但聲音還是很好聽。
<圖>完全沒有修改過,高齡四十多歲的Hartsfield完好如新。
<圖>同樣在Paragon喇叭上面採用的075高音單體
<圖>曾經在報社擔任記者的徐先生,眼光獨到。
<圖>新竹地區幾位音響同好都認為Studer D741 CD唱盤的聲音一點不輸LP。
<圖>三泰小劉製作的真空管前級,WE 102D真空管壽命可長達十年。
<圖>同樣在美國買回來的WE 124C後級,幾乎跟新的一樣。
<圖>五十歲不到就英年早逝的James Bullough Lansing。

論壇的二手跳蚤市場來函中,我發現有人要賣JBL的夢幻名器Hartsfield,趕緊去電聯絡,希望有機會能訪問一下。在前往新竹的途中,心裡不禁嘀咕,要是這對喇叭曾經修改過,那就意義大減了,到時要不要採訪呢?結果在新竹大鄭音響對面的一棟大樓內,我們見到了非常客氣的徐國昌先生,也看到了歷經四十多年歲月卻完好如新的Hartsfield。

號角魅力無法擋

徐國昌大概從七、八年前開始玩古董喇叭,在此之前他換用過多對小型系統,不過就像他講的,第一次接觸到號角的魅力,就再也無法逃脫了。這些時間來,他主要以把玩Altec為主,徐國昌說Altec的A-5的確很難搞定,不但挑擴大機,空間的影響也很大。他們一群Altec的用家想了很多辦法,就是無法讓A-5發出真正理想的聲音,有陣子他們甚至懷疑日本人是否把Altec太過神話了。
學校畢業後就進入報社工作,讓徐國昌訓練出很敏銳的觀察力與省思能力,他不會隨波逐流的一頭栽進去,對於音響,我認為他是很冷靜理智的。既然喜歡號角喇叭,又不滿意Altec的整體表現,徐國昌開始尋找其他經典名器,但台灣幾乎難有機會出現出現這樣的東西,到日本、韓國購買價格又高到令人手軟,那就從Hi-End音響的發源地美國開始吧。

幸運巧遇Hartsfield

徐國昌的弟弟與家人住在美國密西根州,透過當地的二手雜誌,很幸運的他看到有人要賣JBL的Hartsfield,但開價不低。如果我到訪前的心情,徐先生也很怕這種名器萬一被修改過,價值將會大受影響。更幸運的,一打聽之下,要賣Hartsfield的是一位高齡七十好幾的老先生,而且他就住在親戚家隔壁。這下可好,徐國昌立刻飛到美國親自鑑定,更幸運的事還在後頭。老先生四十多年前分批買進兩支Hartsfield喇叭,編號卻非常接近,一支六百多號,一支七百多號,簡直就是天生配對好的嘛。而且,老先生這麼多年來一直用Hartsfield聽音樂,他自己都當寶貝看待,別說會對Hartsfield開膛剖肚了,連外觀都跟新的差不多呢。

沒話可說,徐國昌立刻決定買下,但老先生也堅持售價,因為這是他的棺材本。當然徐先生也在美國西岸一帶打聽過,不過當地日本與韓國的發燒迷早就將古董器材價格哄抬到不合理的程度,想想也就作罷。現在每年徐先生都會到美國一趟,每趟幾乎都有收穫,像他現在使用的WE 124C管後級,也是在美國找到的,外觀如新,沒有翻修過,連我們看了都好心動哦。既然得來不易,徐國昌為什麼要想將這對Hartsfield賣掉?原來他最近找到另一對狀況同樣好,但編號更接近的Hartsfield,實在心癢難耐想運回台灣。但湖口老家正在整建成大樓,實在沒有太多地方收容他的寶貝們,所以太座下達逐客令,要把舊的出清才能迎娶新歡進門。

買了還會增值

不但如此,徐國昌也找到一對早期的JBL Paragon喇叭,據他說也是外觀如新,買回來放在兩支Hartsfield中間,就算不聽聲音,用眼睛看看都很滿足,唉,這就是音響男人的夢想!我問他怎麼這麼厲害,別人花了一輩子都不一定能找到一對完好的古董喇叭,他卻能陸續發現那麼多寶藏?徐國昌說,相信美國仍然有不少JBL、Bozak、Electro-Voice、McIntosh、Klipsch、Altec、Jensen,甚至Stephens、University等古董喇叭仍被保存或使用中,但在亞洲人活躍的西岸與東岸比較不容易找到了。他在密西根州挖寶,往往有許多令人意外的發現,而且價格還算合理,準備脫手這對Hartsfield,當初只花了不到兩萬美金購買。


我問同行的編輯,如果手頭上有六十萬台幣,你會買難得一見的JBL Hartsfield,還是買一對全新的現代喇叭?答案當然都是一樣的:買Hartsfield!日本經濟一直未見好轉,報載銀行隔夜拆款利率居然是0%,難怪口袋裡有一些現金的日本人,寧可投資在Hartsfield或Paragon等經典名器上面,它們還可以增值呢。即便是在日本,完整的Hartsfield也很少見,我看過一支Paragon,要價一百九十萬日幣,只比EV的Patrician 800便宜一點(二百廿萬日幣)。一家位於秋葉原的二手器材專賣店,曾標示出Hartsfield售價為四百萬日幣(前期),後期的Hartsfield價格則為三百五十萬日幣,都是這家店裡最貴的產品, 一套Marantz 9後級此地售價一百九十萬日幣,McIntosh MC275不過一百廿萬日幣,Hartsfield是物以稀為貴的最佳說明。

搭配WE最好聽

相較於Altec對聆聽環境有較多的要求,Hartsfield就容易對付得多。目前徐先生暫住的地方幾乎沒有裝潢,兩支大喇叭就塞在牆角,只有地上鋪了一塊薄地毯,線材也不是什麼昂貴的產品,但Hartsfield演繹歌劇、播放弦樂、輕唱爵士,卻一樣的好聽。由於徐國昌也喜歡收集其他古董,角落隨便一張桌子竟然也是百年台灣檜木製品,所以他堅持不對Hartsfield進行修改,即使找到面網的布料,最後還是決定保持原樣不予更換。但Hartsfield的高頻延伸只到10KHz,欣賞數位音源的確有些不足,所以他外接了一個 JBL 075單體充當超高音,原有分音器不動,只以一個電容設定分頻點而已。

徐國昌和幾位好朋友打從Studer推出CD唱盤後就一直是愛用者,一路換下來,他們認為Studer D741的成就最高,不論細節、音質音色與音場表現都不輸高級的LP。當然Studel D741也不便宜,而且它的專業形象使然,想買到還不太容易,有興趣者可洽新竹今韻音響(03-5246111)。前級使用三泰小劉製作的真空管前級,每聲道使用一支WE 102D管,工作溫度很低,甚至播放當中都可以直接把真空管拔起來,有點誇張哦。徐國昌在地上擺了包括Leak、Fisher等多部古董真空管後級,據他說嘗試了許多產品,與Hartsfield最對味的還是WE 124C。這部後級不但音質甜美,而且具有將高頻美化的作用,音樂中的顆粒感被撫平打亮,聽起來特別順暢悅耳。在WE推動下,錄音中的空間感清楚,低頻下潛比Altec更好,定位明確,播放鬼太鼓那種鼓皮震動感也很漂亮,這種相當全面的表現很難與「古董」劃上等號。


據徐先生了解,淡水有位音響迷也擁有Hartsfield,這款名品全台灣加起來可能不超過十對,狀況良好的更是稀少。面對這對年紀比我們還大的喇叭,卻能唱出很細緻生動,透明度足夠,低頻乾淨凝聚的聲音,有時我們不禁要反省:現代音響在五十年後,是否還能像Hartsfield一樣令人懷念呢?



名器Hartsfield

1234


能代表JBL五0年代黃金時期的作品,首先是1951年推出的Harkness DLHD40001喇叭,採用130A低音與175DLH號角高音。接著是1954年推出的Hartsfield D30085喇叭,使用150-4C低音與375號角高音。隨著LP上市而在1957年推出的Paragon D44000喇叭,則是集大成者的立體聲設計,使用LE15H低音,376驅動器加H5038號角為中音,超高音為075。此後到七0年代,JBL的產品集中在鑑聽喇叭與劇院喇叭身上,再很少看到像Harkness、Hartsfield與Paragon這樣兼具聲音與造型美學的作品。
其中Hartsfield是奠定JBL最高聲譽的代表作。由於JBL的創立者James Bullough Lansing在1946年才離開Altec,另起爐灶成立James B. Lansing Sound公司。這家新公司致力於新單體的開發與喇叭系統的研究,但初期並沒有格外驚人的產品出現,第一個引起矚目的是Harkness,但方正的音箱並沒有太多美感。直到Hartsfield出現,JBL總算開啟了另一條道路,它採用的聲學透鏡影響了六0年代JBL喇叭設計的方向,Hartsfield的暢銷也將JBL推向國際舞臺。
1955年的Life雜誌說Hartsfield喇叭是終極的夢幻名器,五十年後,這句話仍然可信。不過當年也有些負面的意見,例如最暢銷的High Fidelity雜誌就批評,Hartsfield只不過是又一對貌似Klipschorn的喇叭而已。的確,JBL之所以推出Hartsfield喇叭,與Paul Klipsch在1949推出的折疊號角喇叭有很大的關係,Klipschorn以15吋的低音,加上利用牆角的擴散作用,成功讓低頻延伸到35Hz左右,在當時造成很大的轟動。由於Klipschorn的高效率與寬頻化設計非常吸引人,所以許多喇叭製造商不得不趕搭這波corner horn的熱潮,JBL也不能免俗,經銷商大聲疾呼如果沒有新產品它們就不幹了。
當時JBL的行銷副總裁Ray Pepe,認識美國工程師協會同一個小組中的年輕人Bill Hartsfield,他在華盛頓專利標準局工作。Pepe知道Bill Hartsfield利用公餘時間在家裡修改Klipschorn喇叭,效果還不錯。於是JBL聘請Bill Hartsfield為特約顧問,為他們發展新的corner horn喇叭。嚴格說起來,這隻喇叭並沒有什麼驚人的突破,它只是把過去一些理論加以實踐而已,雖然如此,Hartsfield還是在1957年拿到了技術專利。
當時用家對Klipschorn最大的批評,是它的音箱不夠紮實,而Hartsfield在這方面好得多。由於折疊號角音箱內用了很多支撐,Hartsfield有如堡壘一樣堅固,每支喇叭重量達到250磅。另一方面,JBL把當時最好的單體全用到Hartsfield身上了,稱為085的套件包括150-4C十五吋低音單體,以及375高音驅動器。早在1946年,JBL就開發出十五吋的低音單體D101,不過成名的則是1947年的D130單體,它扁平線繞製的音圈有四吋大,使用大型磁鐵與氣冷式設計,超高效率可以說突破當時的技術瓶頸,也奠立JBL往後低音單體的聲譽。150-4C延續D130與130A的設計,四吋音圈,但外緣多了一個金屬框,採用鈷磁鐵,阻抗16歐姆,低頻下限35Hz。這顆單體多出來的框,使得設計者可以更大膽的把它固定在音箱的任何角落。
375驅動器同樣是JBL早期的珍品,它有四吋的振膜與二吋的喉管,可同時擁有高輸出與低失真效果。375的前身是為WE製作的T530A,雖然JBL更早以前有D175H與175DLH兩支驅動器,但375在整個五0年代獨領風騷。Hartsfield裡面高音是搭配H-5039指數形號角,外面再加上由Bart Locanthi所設計的聲學透鏡(Koustical Lens)。分音器使用N500H,分頻點定在500Hz。Hartsfield推出後,首先在洛杉磯賣給了好幾個從事影藝工作的名人,就此打開JBL的知名度。
由於Hartsfield大獲成功,各種怪招就出現了,像是指稱早年一個「starter」系統可以升級為D30085系統,這個系統使用一顆D208的八吋全音域單體(1947年推出),加上聲學透鏡與折疊式號角就行了,不過這就好像把25美元的單體裝進300美元的音箱一樣突兀,因此只在市場上驚鴻一瞥就消失了。1959年,JBL原廠倒是對Hartsfield的低音號角做了重新設計(或說是簡化),目的是取得更平順的低頻延伸,同時也大幅降低製作成本。1964年,單體配置也有了改變,從二音路變成三音路,新加入的075(1955年推出)擔負超高音任務。由於Hartsfield問市的年代,唱片錄音很少能發出10KHz以上的頻率,所以極高頻並不重要。隨著立體聲唱片流行,原來的二音路結構明顯不足,所以新的085套件包括150-4C低音單體,375驅動器加上537-509號角,超高音為075,配合N400或N7000分音器使用。八0年初,兩位美國的音響迷決定找JBL的老單體,根據設計圖重新製作Hartsfield,不過這非JBL本意,所以並沒有列入JBL的廠方歷史中。
不幸的,1964年也是Hartsfield停產的一年,由於用家對立體聲需求越來越強烈,等於必須多買一支Hartsfield才能使用,而很多家庭不一定有空間擺設兩支大號角喇叭,所以市場大幅萎縮。但無論如何,這支喇叭的地位將永遠被紀念,正如某位JBL的老員工所說:Hartsfield「製造」了JBL!


回151期目錄